首页   >   全景展示   >   文化园区>   正文
作家眼中的:一方水土一方城

   

    众所周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知道“一方水土一方城”的却鲜为人知。在“行千里,致广大”的重庆,位于北碚区嘉陵江畔的“水土”,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挥洒八年的智慧和汗水,在一无所有的白纸上打造了一座充满生机和魅力的高新生态城。

    家住水土街道和欣家园安置房泰和路48栋的百岁老人肖海成,是世代务农的当地农民,也是见证水土城市化发展变迁的“活地图”。尽管经历了百年风雨,但在儿媳30多年的精心照料下,仍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老人端坐腾椅上,心若止水,专心收看着川剧折子戏《斩黄袍》。回忆起8年前水土的旧时模样,老人感慨万千。“房子烂垮垮、环境脏乎乎、街道乱哄哄、经济穷兮兮”是老人对水土往昔的追忆与回顾。老人所言不虚,查阅《水土地方志》,粮猪种养、花卉种植、摩配厂、翻砂厂、小餐馆一度构成水土羸弱经济的半壁江山。

    八年时光,打量水土,随处可见匠心独具的建设之美,展示科技内涵的创造之美。广场红奔马,踢踏星光,追云逐电,体现一马当先的奔腾雄姿;“井字型”路网,纵横捭阖,串连园区奇经八脉。现代厂房,错落有致,蕴含高科元素情趣之妙。公园景观,依山傍水,构建放飞心灵美丽之所。安置房小区,鳞次栉比,营造和谐安居幸福港湾。统筹城乡,关注民生,就业创业暖民心田。两江健康城,聆听山语,凸显养身健康人文关怀。

    八年光阴,依稀回眸,一个曾经落后的农业大镇从片区到园区再到城区蝶变的历程,令人肃然起敬,俯首称“城”。经历千难万险的征地拆迁、愚公移山的平场建设、天工开物的布局设计、筑巢引凤的创意招商…,贫弱水土在一张硕大无比的白纸上加速腾飞。

    在水土园区这个千载难逢的开放舞台上,400余家高新企业扎堆云集,上演引领产业风骚的发展大戏。通信业巨无霸联通、移动、电信,光电显示航母京东方,半导体龙头超硅,生物制药名企华邦,数字医疗中关村,机器人巨头川崎等支撑起水土五大高新产业的璀璨天空。注入科技强心剂的高新产业,增添了水土的底气,助推了产城融合的发展进程。而美化、绿化、净化、亮化的城市管理,公园、景观、水体、湿地、植被、道桥、环保、节能等元素的有机结合,形成了水土“开窗见绿,出门见景,四季有花、空气常新”的大美境界,提升了水土的整体颜值和生态文明内涵。

    在记录水土火热开发的字里行间中行走,坚持突围的实体经济,特别是本土明星企业同样令人击节感叹。在当地人眼里,正川玻璃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江湖传奇。1988年初,从农民到石匠的邓正川,便思索着“人要健康要有医药事业作为保证,要搞医药事业,就要医药包装”,这个想法让年近5旬的他从一个普通的农民石匠,最终成长为中国医药包装大王。历经18年的苦心经营,直到2007年积劳成疾,憾然离世,只有小学文化的普通石匠邓正川,硬是用“勤奋干事业,诚实写人生”的企业理念,把一个作坊式的玻瓶厂办成了在中国医药包装行业占有一席之地的龙头企业。目前,中国有1/3的口服液和西药制剂用的玻璃瓶都是正川公司生产。正川公司的玻璃管制口服液瓶占全国市场份额30%以上。其玻璃管制注射剂瓶也占到全国市场份额的25%以上。可以告慰邓正川在天之灵的是,2017年8月10日,正川股份成功上市,成为亚洲最大的玻璃管制瓶生产基地之一,产品被评为“重庆名牌产品”。国企、民企、外资、混合制企业构成水土高新生态城实体经济的多彩乐章。

    八年耕耘,水土高新生态城渐渐显山露水,城市颜值得到社会认可,高新产业获得好评如潮:那些身临其境前往采风的作家们更是妙笔生花,发出由衷的感叹。

    著名作家刘阳喜欢《高蹈的姿态猜想》,“说水土云计算中心吧,我一听这个说法,就如坠烟云,凭我再怎么问,工作人员再怎么答疑,我也弄不明白就里,似乎云里雾里听清楚一点,就是我们重庆这边下班时,把手上没有完成的数据打个包往天上云顶一扔,外国那边好比是爪哇国正好上班,手往天上一伸接下来继续把数据弄完,然后他们下班量再扔回来,我们这边上班又接着做。这样争分夺秒,就永远在云里对接在天上交换,节约的成本节约时间,让云为你所用,一切尽在云中。这是一种更高的科技,追求更快的速度,达到更多的效益”。

    作家陈一在《札记:一家人的两江新区》里感叹:水土工业园区有一个高台,人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两江新区电子工业的气象。建筑在云计算这种新概念下的建筑群,不仅宏大张扬,还极具时代感和潮流感。而且对他的一番解释, 更是可以把我们这一辈,一股脑儿赶回到原始时代。我在高台之上妄言,此时此地,只想飞了。”

    青年作家强雯在《仰头间,顿觉千秋万代》写道:“山路十八弯的水土镇也大改羊肠小道之貌,敞开胸怀,容纳了最新的高科技群楼,巍巍的缙云彩山下,它像一个蓄势待发的‘硅谷’”。

    已故著名作家莫怀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水土高新生态城。他站在《云计算的观景台》上,写下了这样一段弥足珍贵的带有莫氏风格的文字:“我称此行为两江新区一日游,这最后一个点叫水土高新技术产业园,又叫云计算中心。当“导游”龙部长大手一挥,轻描淡写说出‘云计算中心’的时候,真还吓了我一跳。据我所知,‘云计算’这个概念在中国普及也不过近三五年的事,内陆的重庆就已经建成了中心。一大片乳白色的欧式建筑,像厂房、像实验室,也像公馆。因为知道这个地方属于水土镇,是我比较熟悉的山野,所以眼前的一切简直从天而降,让人有不是在国内的感觉。登上云计算观景台,一上去立刻感受到了用心巧妙、设计聪明、决策者的大气和人性化的考虑。观景台的端头,立有一面橱窗,图文并茂,介绍这个工业园区的种种,这显然是为外来者准备的。站在橱窗前,你会觉得主人不在,但你得到了他的接待。”

    一方水土,正在崛起一座新城。著名诗人李钢以《两江新区·重庆梦》进行了凝炼经典的艺术咏叹:

   “这一片热土

    迸发出最年轻活力

    在滚烫的季节

    在嘉陵之滨的工地

    我看见

    一座城市正拓展着它

    …”

编辑:刘德良